• 高考語文一輪練習:閱讀突破 第二章 專題二 群文通練二 Word版含解析 聯系客服

    群文通練二 人生價值

    主題解說 人生價值是一個十分重大而深奧的話題。有個人價值與社會價值,有外在價值與內在價值,有正價值與負價值。作為人來說,要守住人生的基本價值,要展現人性中的真、善、美,不斷摒棄生命中的假、惡、丑,把個人價值與社會價值統一起來,共同把我們的世界建設成一個美好、幸福的世界。 一、閱讀下面的文字,完成文后題目。

    雨夾雪 劉正權

    雨夾雪,半個月!

    爹放下收音機對我說:“你把砍刀給我尋出來,我明天上山打兩擔柴,天氣預報說了,后天有雨夾雪!

    我們這地方氣候很特別,一熱熱個死,一冷冷個死,好多年不下雪了,陡然來十天半個月的雨夾雪,會把人凍苕的,唯一的辦法就是烤火,鄉里人不習慣捂被窩。

    烤火就得上山砍栗樹棒子,現在都用液化氣做飯炒菜,誰家還備有柴火?好在村后就是山,山上雜樹多,封山育林這么多年,人們的砍刀都生銹了。

    爹吩咐完我,跟著沖廚房打了聲招呼,“我出去轉轉,晚飯不要等我!”

    “轉轉?你當你還是村長!”爹愣了一下,爹才想起自己舊年里已下了臺,不該操這份心了。

    爹嚅動嘴巴:“我也就順便跟大伙說說,這雨夾雪的天氣沒火烤很難熬的!” “是你的村長后遺癥難熬吧!”娘不依不饒地損了一句,也是的,娘有太多的牢騷:自打爹當村長起,家里地里就沒伸過一根手指頭,還落背后叫村民罵。

    可爹還是出了門,娘在廚房里使勁地搗了一鍋鏟罵道:“賤!天生的賤命!”回頭又沖我說:“不等他了,吃飯!”

    吃這么早的晚飯?我知道娘是故意難堪爹,爹不當村長了,誰還管他晚飯,眼下的人,勢利得很!

    爹是裹著寒氣進的門,倒春寒的前兆呢,爹使勁地跺了跺腳,他的老寒腿這會兒肯定疼得不行。

    我問爹:“吃晚飯沒?”爹說:“家家忙著尋砍刀呢,沒空吃!”

    娘把留在鍋里的飯菜狠狠地墩在爹面前,爹苦笑了一下,沒作聲,埋頭呼呼吃起來,吃..相很狼狽,沒一點村長風度。像是為自己補過似的,第二天大清早爹就背好繩索拎上砍刀出了門。

    我吃完早飯后好久,才見村民三三兩兩地結伴上了山。也是的,兩擔柴,好弄,栗樹棒

    第1頁 共6頁

    子熬火,十天半月很好打發的。

    我坐在門口看書,還有一個學期就高考了,我壓力很大,爹娘只準我看書,別的什么也不許我干。不到中午,有人挑了柴火三三兩兩地回來了,娘在門口搓了搓圍裙,不說話,臉上比天上還陰。我躲進屋里看書,不看天,看天我擔心爹的老寒腿,也不看娘,看娘我害怕娘的刀子嘴。

    爹到底回來了,都下午兩點半了。爹挑著一擔柴火,卻是一些荊條枝子,這哪是烤火的柴啊,生火還差不多。

    我問爹餓不餓,爹偷眼瞅著娘的臉說,不餓不餓,農村的飯兩點半,正是時候呢!爹卸....柴禾時明顯趔趄了一下,是餓得沒勁呢,還是老寒腿打戰呢,不得而知。

    娘說,山上栗樹都死絕了吧! 爹說,沒呢,多了去了!

    娘一叉腰,那你咋半天工夫沒弄回一根?

    爹低下頭,聲音一點兒也不像當過村長的人。我疏道呢,山路幾年沒人走,讓荊條枝兒封住了,不疏一下,進不去!

    難怪爹挑回一擔荊條枝兒,他忙著疏道,人家砍栗樹棒子,等疏通了,近處的也讓人砍完了,爹只能擔回一擔荊條枝了。

    娘把荊條枝往外一扔,拍著大腿埋汰了爹一通,比頭天晚上的磨刀聲還響亮。 雨夾雪說來就要來了!我早早捂進了被窩,讀書養成的習慣。天亮時我起床跑步,也是讀書養成的習慣,卻被門外的景象嚇了一跳,一大堆栗樹棒子堵在門口。

    喊娘,再喊爹,爹眼里淚花直閃:“我說的沒錯吧,村里還把我當好親待呢! 娘一撇嘴:“瞧把你能的!”眼圈兒卻紅了許多。我挺不解地說:“不就一堆栗樹棒子嗎,把你們美氣的!”

    爹說:“你娃懂啥,除了栗柴無好火,除了郎舅無好親!” 這回娘沒對嘴,娘抬頭看天,天上果然下起了雨夾雪。(有刪改)

    1.“爹”頭一天晚飯沒趕上吃,第二天午飯又延誤了很長時間,文章先用“苦笑”,后用“偷眼瞅著”來描寫他的神態,反映了“爹”怎樣的心理? 答:

    2.“吃這么早的晚飯?我知道娘是故意難堪爹,爹不當村長了,誰還管他晚飯,眼下的人,勢利得很!”這段話在文中起什么作用? 答:

    第2頁 共6頁

    3.賞析文中畫橫線的句子。

    (1)娘在門口搓了搓圍裙,不說話,臉上比天上還陰。 答:

    (2)除了栗柴無好火,除了郎舅無好親! 答:

    4.“雨夾雪”在文中多次出現,有何作用? 答:

    二、閱讀下面的文字,完成文后題目。

    主角(節選) 陳 彥

    茍老師把第三遍妝化完的時候,還是不滿意,但時間已不允許再畫了。他就提了眉,包了大頭,穿了行頭。要不是知道他性別的人,還真看不出這是男扮女裝呢。

    易青娥知道,茍老師為演這兩折戲,幾個月瘦下來幾十斤,不僅天天演練,而且還節制了飲食,甚至還用吃大黃拉肚子的方式,把腹部朝下拉,直減到現在二尺二的腰身。他臉上,過去是緊繃油光水滑的,自打瘦起腰身來,皮膚就慢慢塌陷了,所以在化妝時他要那么不滿意自己了。他一直在嘆息:這老臉,對不起李慧娘,對不起觀眾,尤其是對不起當年看過他的戲的老觀眾了。

    正式開演前,不停地有一些老漢老婆子,到后臺化妝室來,要看茍存忠,說他當年的李慧娘,可是把好多觀眾弄得“三天不沾一粒糧,也要買票看慧娘”的。但茍老師有交代,說在他沒演完以前,任何人都是不見的;陫y穿好行頭,茍老師就一個人面對墻壁,安靜下來,一句話不說了。

    演出終于開始了,易青娥到門口看,觀眾特別多,連過道都站滿了人。都在說,當年住在五福戲樓,連演了三個月李慧娘的茍存忠,今晚又披掛上陣,唱慧娘來了。易青娥也為她師父驕傲著。這么多年過去了,竟然還有這些老觀眾深深地記著師父。

    在一聲長長的鬼的嘆息聲中,她師父終于出場了。

    師父穿著一身白衣服,披著一件長長的白斗篷,飄飄蕩蕩地來到了人間。他在哀怨,在痛斥,在訴說,在尋找。突然間,易青娥甚至模糊了師父與李慧娘之間的界限,也不知他是

    第3頁 共6頁

    他還是她了。一個年近花甲的老人,硬是在飄飄欲仙的身段中,全然掩藏住了性別、年齡的隔膜,將一個充滿了仇恨與愛憐的鬼魂,演得上天不得入地不能地可悲可憐了。就在慧娘面對凄凄寒風、無依無靠地瑟瑟發抖著,一點點蜷縮著身子時,茍老師使用了一個“臥魚”動作。這個動作要求演員必須有很好的控制力,是從腿部開始一點點朝下臥的。易青娥練這個動作整整三年,才能用三分鐘完成。而一般沒有功夫的,幾十秒鐘都堅持不下來。茍老師平常是能用兩分鐘朝下臥的,可今天,也許是太累,在易青娥心里數到110時,他終于撐不住,全臥下去了,并且在最后一刻,雙腿是散了架的。好在燈光處理得及時,立即切暗了。盡管如此,劇場里還是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。

    易青娥明顯感到,師父今晚的力氣,是有些不夠用了。但他一直控制得很好。她知道,他是要把最好的力道,用在最后那36口“連珠火”上的。今晚,師父特意要求她在側臺仔仔細細地看著他的每一個動作。每一口火吐出來,她都要認真研究師父的氣息、力量,以及渾身的起伏變化。她覺得她比平常任何時候學的東西都要多,并且更具有茅塞頓開、點石成金的效用。也就在師父一步步地將演出推向高潮時,她似乎也完成了一次演戲的啟蒙。她甚至突然覺得,自己是能成一個好演員,成一個大演員的。

    終于師父開始吐最后一道火了,也就是那36口“連珠火”。師父依舊控制著氣力,一口,兩口,三口,四口……由慢到快,由弱到強,直到“連珠火”,將賈似道和賈府全部變成一片火海!

    繼而,天地澄靜,紅梅綻開。

    觀眾的掌聲已經將樂隊的音樂聲全都淹沒了。鼓師幾乎使出渾身解數,將大鼓、大鑼全都用上了,可觀眾的掌聲,還是如浪濤一般,滾滾擁上了舞臺。

    就在臺上賈府人相互于火海中掙扎時,茍老師被人攙扶下來了。易青娥發現,師父已經使完了人生最后一點力氣,奄奄一息了。劇團團長急忙過來,幫忙把他平放在一排道具箱子上。茍老師渾身顫抖著在呼喚:

    青娥,青娥……

    “師父,師父,我在這里,我在這里!币浊喽鹁o緊地抓著師父的手。 茍老師抖抖索索地摸著她的手說:

    “娃,娃,師父……可能不行了。記住……吹火的松香,每次……要自己磨……自己拌。記住比例……”

    在說比例的時候,茍老師向她示意了一下,易青娥明白,是要她把耳朵附上去。她就把耳朵貼上去。茍老師輕聲給她說:

    “十斤松香粉……拌……拌二兩半……鋸末灰。鋸末灰要……柏木的。炒干……磨細……再拌……”

    勉強說完這些話,茍老師就吐出一口血來。

    舞臺監督喊:“咋辦?底下觀眾喊叫要茍老師謝幕呢!

    第4頁 共6頁